adc在线永久地址

【香港物流服務】,精彩小説免費閲讀!

“不是人?”

寧蕊蕊聽到這話,愣了愣,問道:“那是什麼,鬼?妖?還是別的什麼?”

“不是鬼也不是妖。”夏天想了一下,還是搖頭:“至於到底是什麼,我也不知道,以前沒見過。”

“碎花裙小姑娘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衝夏天説道:“我的誕生呢,有非常苛刻的條件,幾萬年也未必會有一個,們沒見過也很正常。”

“那到底是什麼……”寧蕊蕊把後面“東西”兩個字給嚥了回去,顯然是覺得有些不大禮貌。

“對啊,我是個啥呢?”碎花裙小姑娘昂頭小腦袋,苦思冥想好半天。

“連自己是啥都不知道嗎?”寧蕊蕊看着她可愛的模樣,頓時覺得這小姑娘有點呆萌,只是不知道“小姑娘”這個詞合不合適。

碎花裙小姑娘嘟起嘴巴,一雙小腳也蕩得更厲害了:“我只是一時想不起來,們地球人是怎麼稱呼我的。”

“我們地球人?”寧蕊蕊下意識反問,“難道不是地球人?”

“小長腿妹,記性怎麼越來越差了。”夏天在旁邊提醒道:“她連人都不是,肯定不能算是地球人了。”

寧蕊蕊白他一眼,説道:“別打岔,沒空跟玩文字遊戲。”“他説得也沒錯,我連人都不算是,也肯定不能算是地球上的生物。”碎花裙小姑娘並不介意夏天説她不是人,笑着解釋道:“在我們那兒呢,我叫做陵靈,是一種精靈。我記得們地球上也有【香港物流服務】的説法,就是不管什麼東西存在久了,就會滋生出一定的靈性來。而我呢,就是比這種靈性要強個幾百萬倍的靈,可以叫我陵靈,也

清瘦高挑的學院風女生

可以叫我真靈……好像有點拗口,們應該聽得明白吧。”

“嗯,我想起來了神仙姐姐以前好像跟我提到這個。”夏天眼睛亮了起來,指着碎花裙小姑娘説道:“陵靈,好像就是墓穴的守護靈,等等,這玩藝不是應該叫鎮墓獸嗎?”“討厭,別把我跟那種低級的東西混為一談好嗎?”碎花裙小姑娘有些不高興了,叉腰瞪着夏天:“鎮墓獸長得太醜了,本姑娘多漂亮,多可愛。再説了,鎮墓獸大部分靈智

未開,就是一般的比較猛的異獸而已。”

寧蕊蕊忽然醒悟過來:“如果是墓穴的守護靈,那豈不是説這個什麼歸墟祕境其實是個墓地。”

“就是墓地啊。”碎花裙小姑娘眨着眼睛,有些奇怪的問道:“們什麼都不知道就敢下來?”

“這有什麼不敢下來的。”夏天不以為然的説道,“就算是墓地也沒什麼好怕的啊。”

寧蕊蕊想想也是,又問道:“這是誰的墓地?”

“這個就不能告訴們了。”碎花裙小姑娘搖了搖頭,“總之呢,我是來提醒們的,當然聽不聽在們。”

“提醒我們什麼?”寧蕊蕊從小姑娘的話裏聽出了諸多情緒。“提醒們快點離開唄。”碎花裙小姑娘臉上露出些許無奈的神情,“這一萬年間,我實在是太無聊了,所以經常會找一些人下來玩。們在上面遇到的丹藥也好,機關也好

,都是我無聊的時候做出來的。那些人,純粹是給我打發時間用的,所以留他們在這裏,無傷大雅。但們兩個就不同了,可能真的會壞我的事。”“我們跟那些人有本質的區別。”寧蕊蕊不禁解釋起來,“那些人是想從這個祕境裏得到什麼,尤其是那個袁家,一百年來不間斷地嘗試派人下來,就是想將這處祕境佔為己

有,然後培善出一批修仙者,肯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。而我純粹是來探險的,好奇而已。”

説着,又指了指夏天,説道:“他是陪我下來的,對這個祕境並沒有多大的興趣。”

夏天點點頭,打了個呵欠:“這裏確實沒什麼意思,還不如回去抱着阿九睡覺呢。”“不知道好奇心才是最危險的東西嗎?”碎花裙小姑娘對寧蕊蕊説道:“那些人的慾望都在表面上,做不成什麼事,這個祕境本來就是渾身天成的試煉場,他們怎麼折騰都無所謂,不過是漫長歲月中給我打發時間的玩具而已。只有像們這種無慾無求的人,才會有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執着,而且還具備了實現的能力,這對我來説就有點

危險了。”

“這話什麼意思,我沒怎麼聽懂?”寧蕊蕊皺了皺眉頭,確實沒理清楚這小姑娘到底想表達什麼。

碎花裙小姑娘也沒打算多作解釋,只是看向夏天:“目前的威脅最大,所以我不希望繼續往下走了。”

“我要不要往下走,看小長腿妹的意思。”夏天懶洋洋的説道:“我對這個祕境沒什麼興趣,只是下面有個白痴,我是一定要去揍他一頓的。”

“説那個穿黑袍的白痴嗎?”碎花裙小姑娘問道。

“對,就是那個白痴。”夏天點點頭,“我看他很不爽,必須要揍他。”

碎花裙小姑娘有些猶豫了,盯着夏天好一會兒:“揍完他,就離開嗎?”

“如果我們不離開呢?”寧蕊蕊試探着説了一句,她總感覺這小姑娘對他們的敵意並不大,但又心懷忌憚,十分古怪。“不離開,那就留下來陪我玩唄。”碎花裙小姑娘笑着説道:“們是修仙者,而且根骨都不錯,利用這裏的資源,應該能活很長一段時間。這樣的話,也能陪我多一點時間

。”

“這話就説錯了。”夏天撇撇嘴,“有我在,我和我的女人們想活多長時間就能活多長時間。”

“那就更好了。”碎花裙小姑娘高興得直拍手,“那們乾脆就留下來吧,這裏的靈氣比外面好多了,們在這裏先修煉個一兩千年,怎麼樣?”

“喂,是不是……腦子有點不清醒。”寧蕊蕊略有些無語的説道,“剛才還説提醒我們早點離開呢,現在忽然就轉了畫風?”碎花裙小姑娘臉上露出糾結之色,喃喃説道:“哎,我也搞不清楚我在想什麼,實在是無聊,但是無聊總好過連無聊的機會都沒有。我預感到們再探索下去,可能會對我

的存在造成危脅,所以想請們離開。可是,們要是走了,那我又會更加無聊。所以,們説説,究竟是無聊的再活個幾千上萬年,還是乾脆過把癮就消失了比較好?”“都不怎麼好。”寧蕊蕊想了想,認真的説道:“我不想活那麼長,但也不想就此消失。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,還有很多風景沒看,還有很多人沒去認識,還有很多挑戰沒去

完成。等哪天,我覺得沒有什麼事情再讓我留了,那時候就真的可以了無牽掛地消失了。活得只剩下無聊,這種生活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“小長腿妹,不會消失的,也不會死的。”夏天一本正經的説道:“有我在,也不可能會覺得無聊的。”

寧蕊蕊並沒有感動,反而白了夏天一眼,她懷疑這死流氓又在開車,但是沒有證據。“好了,走也好,留也好,總之們自便好了。”碎花裙小姑娘拍了拍手,衝夏天和寧蕊蕊説道:“不管是建議還是提醒,感覺們肯定是聽不進去的,到最後們該犯的錯

誤還是會犯,不該犯的錯誤也會犯。不過,我還是想最後再提醒一句,到了最底層,看看就好,有些東西不要碰。”

碎花裙小姑娘看着夏天,補充了一句:“對了,遇到那個穿黑袍的白痴,要揍得狠一點,我看他也有些不爽了。”

“這個沒問題。”夏天點頭答應了。

“那自己為什麼不揍他?”寧蕊蕊不解的問道,“不是這裏的鎮墓獸嘛,看他不爽,直接把他轟走不就完了。”“再糾正一次,我是陵靈,不是鎮墓獸。”碎花裙小姑娘瞪了寧蕊蕊一眼,隨即昂起頭來,喃喃自語道:“好像這裏是缺了鎮墓獸,等等,我去造幾個出來,咦,好像又有得

玩了。”

扭頭又衝寧蕊蕊笑了起來:“這個點子不錯,我以前居然沒想到。我要回去造一批鎮墓獸了,估計下一批客人會喜歡的。”

説着,人影一閃,直接消失不見了,真的是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“她這是……怎麼了?”寧蕊蕊還是一臉茫然,完全不知道那小姑娘想幹什麼,腦回路跟夏天這個死流氓似的,跳脱不羈,完全無跡可尋。

“找到了好玩的事情了唄。”夏天居然有些羨幕,“小長腿妹,我這裏也有很好玩的事情,要不要試試?”

“又不想好事,我懶得理。”寧蕊蕊確定了,這死流氓就是在開車,證據確鑿。

夏天有些無辜的説道:“小長腿妹,明明是自己想歪了。”

寧蕊蕊雖然沒弄明白剛才那小姑娘的意圖,不過卻從她的話裏推敲出一些信息來了,比如説,馬上就要到最底下那一層了,不知道那裏有沒有什麼有意思的東西。

這時候,一道陣法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,同時響起了一個略有些耳熟的聲音:“都下來吧,到最關鍵的時刻了,本座需要們的幫助。”